2019-02-23 06:08:01 來源: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:孫之冰 作者:小魚
核心提示:《瘋狂的外星人》依然是一部風格顯著的寧浩電影,喜劇之下能滿足反思、辯證等更多需求,是近年來華語電影的一個獨特記憶點。

參考消息網2月23日報道 電影春節檔過去,《瘋狂的外星人》的票房雖已超20億人民幣,但顯然不及預期。受勢不可擋的《流浪地球》的沖擊外,“寧浩出品”這一金字招牌遭遇口碑滑鐵盧也是重要因素。一方面,在觀眾喜迎從無到有的科幻元年的同時,也挑剔地指出曾經犀利的寧浩“鋒芒不再”,兩個本相去甚遠的電影類型在同一個檔期相遇,相互作用下產生了奇妙的影響力。

瘋狂的外星人
《瘋狂的外星人》電影海報

寧浩式的荒誕喜劇

筆者認為,《瘋狂的外星人》電影的完成度很高,有成熟的質感,這都與寧浩身處華語電影產業的“核心創作者圈子”息息相關。另外,和《流浪地球》同樣取材自劉慈欣科幻小說的《瘋狂的外星人》,最后呈現出的依然是寧浩式的荒誕喜劇,劇作上的改編難度可想而知。

在《瘋狂的外星人》中,原著小說《鄉村教師》的核心議題——高級文明是否有權利對低級文明施行碾壓——得以保留,幻化成了一個“接地氣”的本土科幻故事。在喜劇方面,寧浩抖包袱和甩笑料的能力不遜從前,與老搭檔黃渤依舊有化學反應,甚至還與其他春節檔電影遙相呼應,可謂面面俱到。

電影唯一受到猛烈抨擊的,是影片中對C國(大家都知道指代美國)的刻畫過于夸張。幾乎將“諷刺”與“被耍”畫了等號,難免讓人覺得寧浩所擅長的幾門手藝——黑色幽默、反精英主義和草根文化——這次玩得有些過火。

但瑕不掩瑜,《瘋狂的外星人》講述了一個荒誕下不失層次的故事。主角耿浩和在前作《瘋狂的石頭》、《瘋狂的賽車》中一樣,還是那個底層“小市民”,甚至更不堪——是個耍猴的。他的工作地點是世界公園里的“印象花果山”,周圍遍布來自世界各地的微縮版地標,可謂山寨文化的集大成者。而就是這樣一種缺乏地位與尊嚴的生活,卻被耿浩冠上了一個頗有阿Q精神的名頭,曰“弘揚國粹”。

外星人2
由黃渤飾演的耿浩(左)和由沈騰飾演的大飛

沈騰飾演的大飛,是個油嘴滑舌的酒販,整日做著一夜暴富的美夢。比起耿浩來,他狡猾善變,說好聽點叫“更適應社會”,說難聽點就是沒原則、沒骨氣。寧浩選擇這兩個人物來代表社會中最不起眼,卻也是最“接地氣”的群體,他們的行動軌跡串聯起了平凡生活的方方面面。就是這樣平凡的二人卻置身無比荒誕離奇的意外,又莫名其妙地拯救地球,這是最大程度的黑色幽默。

爆笑與思考兼具

外星人帶上頭箍、奪回主權后,耿浩和大飛立馬被打入鄙視鏈的底層。他們倆諂媚服軟的勁頭,比被耍的猴還沒有尊嚴。片中屢次提到的“巴普洛夫條件反射”段子,在這個時候火力全開。一句說了好幾遍的“都在酒里了”,竟然幾經翻轉,醞釀出解救人類文明的結局。

外星人3
由徐崢飾演的外星人

不僅段子被反復使用,其他素材在電影中也有著前后呼應的效果。比如配樂,片頭初遇外星人時的背景音樂是致敬經典《2001太空漫游》的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。這樣一首具有太空歌劇質感的音樂,在“騷騷”被訓時用二胡、嗩吶演奏出來,立刻變得“土味十足”。最后高潮戲的配樂來自《大鬧天宮》的《闖將令》,高昂的嗩吶聲讓影片基調完成從嚴肅科幻向草根故事的徹底蛻變。

當觀眾發出此起彼伏的笑聲時,你就會知道:寧浩還是那個會招笑的寧浩,并且眼光獨到。2010年,寧浩買下劉慈欣原著小說《鄉村教師》的版權,因為他在這個嚴肅科幻的故事里,準確地捕捉到了自己所擅長的荒誕和諷刺感。

《鄉村教師》講的是一個窮困山區的教師傾其所有,讓四個學生懂得了力學定律的故事。與此同時,外星高階文明意圖消滅地球文明,對人類抽樣調查時正好選中了那四個學生。外星文明看到他們懂得力學定律,便認為人類文明是一個相對進步的文明,沒有進行毀滅。

一個鄉村教師的善念,四個誤打誤撞的山娃兒,竟然拯救了全人類。這個有著強大違和感,同時又細思甚妙的故事,到了寧浩的電影中,變成兩個自私狹隘、唯利是圖的市儈小人,屢次意外地使地球幸免于難。二者對比,精髓是一致的,并且共同反思著“低級文明生存權利”的議題

QQ截圖20190219154050
導演寧浩(新華社)

另外,寧浩對人群的觀察也是精準的。在《瘋狂的外星人》中,讓外星人演猴戲、拿外星人泡酒等情節,詼諧地反映了中國文化中具有巨大融合和同化能力的一面。好比任何食材都可以涮火鍋,任何外來事物都能染上本土的顏色。兩個主人公用“一切都在酒里了”送走了來者不善的外星人,堪稱驚世駭俗的邏輯鬼才。

出道十六年至今,寧浩有代表自己獨特導演能力的電影作品,也有奠定頂級制片人身份的《我不是藥神》,同時他還是壞猴子影業的老板,一邊拍攝電影,一邊注重新人培養。或許是身份的轉變必然伴隨心態的轉變,如今作為老板、統籌者的他,從作品中可以看出更多地“求穩”,而非“求變”。但在不變之下,《瘋狂的外星人》依然是一部風格顯著的寧浩電影,喜劇之下能滿足反思、辯證等更多需求,是近年來華語電影的一個獨特記憶點。(文/小魚)

凡注明“來源:參考消息網”的所有作品,未經本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